代表br和云岗先生相识纯属意外

2020年09月17日 • 药膳食疗 • 阅读 0

和云岗先生相识纯属意外,得到他的《城市在远方》更在意外之外。前几天,我和另外一位博友‘斯水若愚’一样,意外地得到了云岗先生的这部上下本55万

和云岗先生相识纯属意外,得到他的《城市在远方》更在意外之外。前几天,我和另外一位博友‘斯水若愚’一样,意外地得到了云岗先生的这部上下本55万言的长篇小说,心中高兴之余,倒也惴惴不安。

一则,我和云岗先生素昧平生素无往来;二则仅仅因为自己看了先生博客里几篇陕西评论家给该书的评论,自己留评渴望拜读之意,先生当即发纸条索要通联地址,不成想短短几天,单位值班室就说有包裹至,我便知是《城市在远方》到了。

从单位值班室拿了包裹单,虽说内心心急火燎好想一睹为快,不料邮局早已下班,遂惶惶然,竞不知如何打发当天这业余时间,平日之爱好此刻似已索然无味,急切切如‘夜半三更盼天明’。

翌日早上,邮局刚刚上班,我便匆匆取回包裹,忙忙放下手头上其他事,一下子扎了下去、、、、、、

说了也怪,自己不惑已过,不甚喜什,独独对文字情有独钟。拿到云岗先生的这鸿篇巨制,我如同善于‘凫水’之人,一个猛子扎下去,便一口气读了个酣畅淋漓痛痛快快。如同夏日的清晨,起床洗漱后,咥了一碗‘水盆羊肉’,浑身的每一个毛孔,无一处不舒坦;如同在黄土高坡,吼了一段秦腔,无一处细胞不熨切。

直到天昏地暗,连续读完,浮出‘水面’,我的心仍然在书中主人公身上,在先生塑造的情节里,久久不愿出来。此刻,仿佛我就是‘龙民’,‘龙民’就是我,我的‘煜煜’马上快生了、、、、、、

作为读者,我是一口气读完这部长篇小说的读者。来不及咀嚼,来不及反刍,来不及思索,一切似乎就在我的身边,我的周围,我的已经发生了的过去。我感觉,这是保存了生活原汁原味的琼浆,这是陕西这片土地孕育的另一部传奇,这是云岗先生辛苦耕耘道路上明晃晃的里程碑。

作为文学爱好者,作为正在完成自己第一部长篇小说的创作实践者,我深深地理解云岗先生及其所有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创作者的甘苦。作为业余作者,我更是理解。正像一位作家说的一样,说长篇小说创作者:‘你创造并拍板了第一句话,下来是,你就好比一个女人因为爱情而受孕了,所以你必须履行天职,不断滋养肚里的种子,直到它成为一个真正的生命——他——降生人间。’写作的甘苦非同道之人无法理解,非实践者不可理喻,由此可见一斑。

说起《城市在远方》,余窃以为这是在平平常常题材写作中挖掘出了新的意味的长篇小说。本来一部主人公的求学史、生活恋爱史,最稀松平常不过。试想想,只要具备一定知识,或者说上过学,考过大学,谈过恋爱的人,这其中没有谁的经历,谁又能走出初中高中大学这一步一步求学的台阶呢?问题是云岗先生,独具慧眼,构思巧妙,历经数载,删改多次,终成这洋洋洒洒55万之言,的确难能可贵,可喜可贺。

写作是最需要拿实力说话的。《城市在远方》,在这看似普通看似平淡的题材中,充分调动各种表现手法,移步换景,逐步深入,环环相扣,娓娓道来,展示了作者绝对的写作实力。或白描,或细刻,或设身处地,或如临其境。细致处,丝丝入扣,精彩纷呈;动情处,信马由缰,酣畅淋漓。更因了我和云岗先生‘连畔种地’地缘之故,先生那些方言俚语运用得更是生动无比,恰到好处,常常令我在阅读中忍俊不禁,甚至笑出声来,笑出泪来。此非有‘存乎一心’之才,不能达其运用之妙。

我不是一个评论者,严格说我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写作者。但是我是读者,我是爱好者,我想真真实实地暂且写出《城市在远方》给我的一点最初印象及其得到云岗先生大作的经过,唯以此作为对云岗先生赠书盛情的一种回馈,作为对《城市在远方》一书的阅读推荐,当不失惶恐之意。

龙民是云岗先生长篇小说《城市在远方》中的男主人公。在这部洋洋洒洒55万言的小说中,龙民有血有肉,形象饱满,读后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作者在作品的一开头就写到:‘1979年仲春的一个晚上,田堡村十六岁初三学生龙民突然发现了一个秘密’,这一句话拉开了整个作品的大幕,也把龙民的艺术形象定格在了这个特定的时代,特定的环境。1979年,正是恢复高考制度,准备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开放的前夜。十六岁,是一个人青春的年月,是生命最靓丽的风景线。因为青年,总被认为是希望,是未来。在这个尚且不知道何去何从的时代,不知道是好是坏,不知道社会是发展到哪里的时候,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田堡村的,在这个泱泱八亿农民的大国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青年龙民出场了。他的出场无疑具有代表特定17日时代的代表性,无疑具有这个时代框架内的一切。

作者在作品的第一部不惜笔墨,刻画了一个力求通过学习,走出农村的青年形象。龙民在中考成绩‘超中专录取线14分’,却因体检中嗅觉不灵敏‘分不清醋和汽油’与中专失之交臂后,痛定思痛的他,鼓起勇气,踏上了高中的学习道路。在高中他努力学习,高考却因‘只差几分’名落孙山。他没有消沉,没有气馁,而是‘好不容易熬到开学,一吃过早饭,龙民便要走’,重新踏上了学习之路。最终,他高考成绩排在瑶北中学第一位,不幸却把‘志愿报日塌了’,一心想让儿子鲤鱼跳龙门的父亲却说‘好着呢,好着呢,只要考上了就行了’。

作者寥寥数语,把家长这种迫不及待渴望孩子脱离农村的心态,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出来。这样的心态无疑是那个时代,那个年月,甚而至于今日也是农村家长的普遍心态。因而,龙民在具有了代表性之后,也就具有了典型性。当千军万马还在高考‘指挥棒’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挥汗如雨,龙民的形象就不会从读者的视野消失,就不会从历史的舞台消失,因而赋予了这个文学艺术形象以生命力,让人们记住了这个通过高考改变人生命运的农村青年形象。

龙民的文学艺术形象,不仅仅在于他代表了一个时代一个人人趋之若鹜的在独木桥上打拼的农村青年形象,而且还在于这个形象还在不断延续,还在天天上演,还在日益扩大。作品在深刻刻画这个形象的同时,把农村青年普遍存在的心理状态和城市人对农村青年的排斥心理,生动地勾勒了出来,无疑把如何消灭城乡差别,加快城市化建设这一历史命题抛在了构建和谐社会的风口浪法国(10支球队)尖。从这个意义来说,龙民就更具有了生命力,因为我们的城市化建设依然任重而道远,依然有许许多多的‘龙民’在城市的边缘徘徊,城市,依然在远方。

共 24 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对《城市在远方》的期待、痴迷与认识,非同一般,“龙民”在作者的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文字精美,细腻!欣赏了!感谢投稿木马!继续期待佳作!【:文子】

1楼文友:201 - 12:44:14 作品赏析!欣赏了!



巴彦淖尔治疗白癜风医院
补钙吃什么
宝宝肚子胀气的症状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